Créer mon blog M'identifier

從最近的目標開始

Le 13 février 2017, 05:24 dans Humeurs 0

一位青年滿懷煩惱去找一位智者,他大學畢業後,曾豪情萬丈地為自己樹立了許多目標,可是幾年下來,依然一事無成。

 

他找到智者時,智者正在河邊小屋裏讀書。智者微笑著聽完青年的傾訴,對他說:“來,你先幫我燒壺開水!”

 

青年看見牆角放著一把極大的水壺,旁邊是一個小火灶,可是沒發現柴火,於是便出去找。

 

他在外面拾了一些枯枝回來,裝滿一壺水,放在灶台上,在灶內放了一些柴便燒了起來,可是由於壺太大,那捆柴燒盡了,水也沒開。於是他跑出去繼續找柴,回來的時候那壺水已經涼得差不多了。這回他學聰明了,沒有急於點火,而是再次出去找了些柴,由於柴準備充足,水不一會就燒開了。

 

智者忽然問他:“如果沒有足夠的柴,你該怎樣把水燒開?”

 

青年想了一會,搖了搖頭。

 

智者說:“如果那樣,就把水壺裏的水倒掉一些!”

 

青年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智者接著說:“你一開始躊躇滿志,樹立了太多的目標,就像這個大水壺裝了太多水一樣,而你又沒有足夠的柴,所以不能把水燒開,要想把水燒開,你或者倒出一些水,或者先去準備柴!”

 

青年恍然大悟。回去後,他把計畫中所列的目標去掉了許多,只留下最近的幾個,同時利用業餘時間學習各種專業知識。幾年後,他的目標基本上都實現了。

 

只有刪繁就簡,從最近的目標開始,才會一步步走向成功。萬事掛懷,只會半途而廢。另外,我們只有不斷地撿拾“柴”,才能使人生不斷加溫,最終讓生命沸騰起來。

於燦爛春花叢中,邂逅生活

Le 8 février 2017, 05:46 dans Humeurs 0

生活,是我们生命中最美丽的意外;纵有千言万语,缠绵细语,你也说不完它的故事。春暖花开,于灿烂春花丛中,邂逅生活;它不像爱情,因为你的错过,转身就为陌路;它是我们成长路上最好的导师,一步一脚印,带我们走过最美的风景,教会我们成长。——题记

春暖花开,于灿烂春花丛中,恋上了爱情,恋上了尘埃,随风飘扬,只为伴君一程,却邂逅了生活。

爱那么短,情那么长,情深缘浅;情到深处人孤独,清风浦上,无缘还对落花风。如果有来生,愿为一条永远生活在水中的鱼,这样,当我哭的时候,别人就看不到我的眼泪与脆弱。

如果你爱上漂泊,我会随你去流浪。等你老了,我也已不再年轻。别怕,我还是会等你。

春暖花开,走过爱情的旅途,于灿烂春花丛中,遇见过客,邂逅了生活。

倾心过客,望断红尘。某个人,也许与你素未谋面,却在前生后世为你欢喜为你忧;为了你,与快乐决绝,让悲伤决堤;某个人,也许因为你一句无心的玩笑,当真了一辈子,努力了一辈子,担心了一辈子,却苦了几辈子。在时光里,如果你做不到自始至终坚守如初,请不要轻易对某个人许下一辈子的诺言。

当你途径我的衰败,孑然一身的我,已经变得一无所有。可当我放下超载的负何,心留一片空白,一步一滴泪,一步一脚印,走过你走过的路,感受你的喜悦与失落,寻找旅行的意义,原来在回忆你的时候,我是那么地富有。

过客,如若一知己,是生命中最美的留白,陪我谈一曲高山流水,伴我成长;他,读懂了我的世界,参与了我的故事,飞进了我的梦。

过客,离开后,爱上了孤独。

独处时,一种情难自已的醉态。无聊的时候,就喜欢胡言乱语,不管有没有人随声附和。因为这是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养成的习惯,一个人写剧本,一个人演戏,一个人做导演,对自己说着最深情的告白,也许感动不了别人,但只要能感动自己,那就够了。

文字,你如若一位低眉清浅的女子,与你一次倾心濕疹的邂逅,一见如故,似曾相识的眼神,透露着安静、倔强、温柔,给了我一份执着的坚忍。

享受独处的时光,有了心事,爱上了文字;携文字之手谈一场春暖花开的恋爱,书写成长。

爱上文字,爱上忧伤。你是开到荼靡的陌上花,初见你,倾心自然。多少次在你梦中流连,多少次在你怀里蜷缩,多少次在你心里盘旋,只为换你一次不经意的转身,对时光回眸一笑,百媚生。初见你,已后知后觉地恋上你,恋上你的纯净,恋上你的从容,恋上你的智慧,恋上你的淡泊,只因你已在我的心间播下了一颗爱的种子,在阳光的沐浴与滋养下,它已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从此爱上你,思绪蔓延如一场缠绵悱恻的春雨,潮湿了我所有的爱,;花开花落,依然爱你,为你写一首流年的词,为你写一首岁月的歌,纪念爱上你的十九个三百六十五天。

文字,爱你,无需倾注所有,痛彻心扉;见你,无需飞越漂洋过海,跨越万水千山;想你,无需魂牵梦绕,魂归故里。

在文字的世界里,看尽了人生的百态与沧桑,学会如何为人处世,存于这个世界,迈入了长大后的成熟,慢慢学会了适应规则,适应生活的脚步。

存于世界,活于社会,人不能身处物外,心如止水,生存就是生活既定的规则;那些无力改变的事实,那些不能逾越的鸿沟,有时候,我们只能妥协、适应,顺水而行。一个人的存于世界的法则,就是要学会收敛自己的桀骜不驯,不能太过执拗与较真,认清现实,不能感性地看待生存的规则;因为有时候,你dermes 投訴太过较真,生活就会与你较真。有时候,你对生活善良,它还以你微笑;而当你不经意间破坏生活的规则,它未必对你给予宽容。

生存,就是生存;规则,就是规则;它有它存在的理由与价值。

世界还是老样子,像时光的伤痛里长大的老小孩,不哭不闹,不喜不悲。该来的,来了,如期而至;该走的,走了,一去不回;该散的,散了,不欢而散。可我已不复曾经,因为我已成长,收起了残忍与冷漠,释放爱的氧气,收集善良的阳光,学会了怎样去善待与宽容一个人,不卑不亢,不张扬,不自怜,不自艾。

当生存变规则,不能改变现状,而无可奈何时,学会低头与妥协,也不要忘了抱以微笑与阳光,面对生活的挑战;拾起阳光,带上希望,调整心态,再度向快乐出发。

走过爱情,遇见了最美的过客,在我的生命里留下了一段最纯粹的留白。

过客匆匆,打马一闪而过,爱上了孤独。

享受孤独,与文字一见倾心;心,从此願景村 退款,安定而富足。

透过文字,学会安然处世,适应规则,努力微笑,坚强生活。

生活,本身就是我们生命中最美丽的意外;它在你经历了一连串的考验后,给了一段隐忍的时光,让你学会成长,学会怎样去爱与被爱。

春暖花开,于灿烂春花丛中,邂逅生活。芳华落尽,人去楼空,生活依旧散发清丽妩秀,明媚若花,为我们的生命写下最美丽的注脚。

 

我遇見了一只貓

Le 7 février 2017, 05:12 dans Humeurs 0

我遇見了一只貓,就在樓梯的拐角處,它在那裏蜷著身子,不動聲色的看著我。

對於貓這種動物,我向來是沒有多大興趣的。當然,也並不會討厭,只是沒有感覺罷了。尋常的時候,我大都會直接走掉,畢竟一只貓而已,實在是沒有什麼可以留戀的,當然這次,也不會有什麼例外。只不過,我的一只腳踏上臺階的時候,它突然輕輕地叫了一聲“喵。”聲音很輕,但很特別。

不知道為什麼會停下來。轉過身,我開始認真的打量它。它很瘦弱,即使身體上覆蓋著那麼厚的毛,仍舊一眼就能看出來。可能是常年生活在野外的緣故,通體潔白乾淨的長毛污漬連連,幾乎有些斑駁的痕跡。不過,最讓我著迷的,是那雙眼睛。一只是幽深的綠色,一只是清澈的藍色。

這應該是一只波斯貓的後裔吧。我這樣天真的想。

很多時候,我都會天真的想一些東西,一些事卓悅冒牌貨情,或者是,一些人。應該不只是我,許多人都會在無所事事的時候冥想吧,那麼,在這些時候,我冥想中的人到底在冥想什麼呢?或者說,出現在我冥想裏的那些人,他們的冥想中,我是否也曾出現過?這種問題不知道困擾過我多久,至少我不記得什麼時候,我就開始有了這種想法。儘管好奇,只是我從來沒有過欲望去追尋這些問題的答案,有時候一直深藏著的答案,並不能讓人愉悅。

回過神來的時候,這只貓已經站在了我的腳下,用它柔軟的身子摩挲著我的腳腕,很大膽,有些肆無忌憚,因為我們並不熟絡。我不會一腳踢開它,永遠都不會那麼做,那不是我,所以我無動於衷的站著,安靜的看著它,看著它的一舉一動。

又有其他人走進這個樓道,像剛剛的我一樣。也注意到了這只貓,他停頓下來,問我:“這是你養的貓麼?”

我瞥了一眼這個人,是個生疏的面孔,所以我用慣用的陌生語氣回答:“不是。”當然,我並不是針對他,我只是不喜歡一些陌生的東西突然出現在我的生活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世界,也都有自己的活法。我知道我的生命裏會有許多我不曾也不想去深入瞭解的人,有人說他們是過客,那我也就理所當然的認為他們就是過客。

“我以為是你養的,它和你這麼親昵。”他隨口說的,然後轉身走了。

它和我親昵麼?我低下頭,這只貓又在用那種眼神看著我,似乎聽見了我們剛才簡短的交談,我甚至感覺它聽懂了,而且沒有否認。因為在“親昵”這兩個字出口的卓悅冒牌貨時候,我淺淺感覺到它摩挲我的力道加深了。

也許我的描繪並不是很生動,所以你感覺不到當時那種輕微的觸動,不過還是請你盡力腦補出來,因為我從沒想過,一種在我們中間傳承了數萬年的辭彙會突然在我腦海中奔湧出來——信任。

信任是一個很敏感的辭彙。記得從小我的父母就一直教育我說不要輕易去相信別人,不要去和陌生人說話,不要獨自去陌生的地方,不要做陌生的這,不要做陌生的那。不知道是不是由於這個原因,我一直對陌生這兩個字有很大的抵觸情緒,所以我一直沒能在任何事情上成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那是在我的記憶裏,所有跟陌生有關的詞都是邪惡的,至少是不安全的。

這只貓應該和我是陌生的吧,它為什麼會信任我,難道它的世界沒有陌生的罪惡麼?那應該是一個很美的世界吧。不過轉念一想,經過樓道的人那麼多,為什麼它只親昵我一個?剛才那個陌生男子來的時候,它沒有任何動作,只是偎依在我的腳下,所以,這應該是只針對我的信任吧。

我突然有了一種想抱起它的衝動,至少算是對這種信任的回報吧。所以我很大方的拿出一直放在我手提袋裏面的食物,我帶著一種興奮遞給它,就像它是被我養了許久的寵物。

不過,它只是嗅了嗅,然後用一種失落的卓悅冒牌貨眼神看著我。這個情形或許就是傳說中的熱臉貼了冷屁股,絕對是讓我惱怒的。我明顯感覺到我對她所有的好感都在消失,一點一點的。但它沒有離開,依舊喵的叫了一聲。

我忽然明白,我給的,並不一定是它想要的。

 

Voir la su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