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位年青人,喜歡上了一位姑娘,於是他去追求那位姑娘,結果姑娘拒絕了他。他感到非常的失落甚至有些沮喪,於是他心想:為什麼姑娘會拒絕我呢?唉可能是我比不上那些富二代。

 

過了好長一段時間,這位年青人,又喜歡上了另一位姑娘,於是他又去追求那位姑娘,結果又被姑娘給拒絕了。這一次令他感受到了絕望,於是他心想:怎麼這次也被拒絕了?唉可能是我長的不如那些帥哥。

 

又過了好長一段時間,這位年青人,又看上了一位姑娘,這一次他給自己打氣打了好多天,最後終於鼓足了勇氣,去追求那位姑娘,結果又被拒絕了。這次他開始有些茫然和自卑了起來,甚至都有些不在相信自己了,於是心想:可能我是不被人喜歡的,沒有人願意和我在一起。

 

像這樣類似的情況相信在許多人身上都曾發生過,是的這些類似情況是被拒絕、被否定、被打壓,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一些慣性的定勢思維和思想標準。

 

有這樣一個故事,科學家曾做過一個實驗,把跳蚤放進透明的罐子裏去觀察,通常情況下把跳蚤放進去,跳蚤一下子就能夠跳出罐子,所以科學家特意在罐子上放上了一個透明的蓋子,跳蚤每次跳都會撞上蓋子,然後當然是痛啦,久而久之,跳蚤很聰明的適應了罐子裏面離蓋子的高度,於是它怎麼跳都不會撞上去了,就這樣過了一段時間科學家把蓋子拿開了,結果跳蚤還是按照以前的高度繼續跳著,並且已經習慣了裏面的生活。

 

這個故事相信絕大多數人都聽過,暗示自己要突破自我限制對吧,但是我想說的是:估計跳蚤視力不怎麼好,又沒有什麼設備可以檢測到蓋子什麼時候是開的,什麼時候是關的,所以它只好保持這個高度了,為啥?因為保命要緊啊,誰沒事喜歡把自己的頭往上撞啊。

 

有時候有些故事聽起來很有道理,聽的是熱血沸騰,沖啊,我要突破自己,但是如果只是“重複舊的做法,只會得到舊的結果”,一味的蠻沖蠻撞,等到撞到頭破血Pretty renew 呃人流,也不一定那天科學家心情好,把蓋子給打開啊,這裏面是存在一些條件的。

 

還有那個小象被栓在小樹上,長大後也被栓在小樹上它也不知道反抗或逃跑的故事,象又不是智商有問題,人家很聰明的好不好,好吃好住的為什麼要跑?這裏面也是存在一定的合理條件的,不相信你沒事去打打大象試試,我敢保證大象不僅僅會跑。

 

其實,無論是誰讓自己活的更好,這是本能,只是在這個“此刻的活的更好”之上,他們沒有看到更多、更廣闊的風景而已。

 

由於環境和教育方式的不恰當,大多數人有一個“好習慣”,這個好習慣叫“自責”,換個高尚點的名詞叫“自省”,其實這兩個詞說的不是一回事兒,而許多人誤以為自責就是自省,所以誤用了不恰當的思想焦點,進行了不恰當的思想總結,形成了不適當的思維習慣,於是便養成了別人不對自己好,那麼自己就不好,自己就否定自己、看不起自己,還要拿著別人的刀,接著去桶自己幾刀的這麼個“好習慣”。

 

寫到這裏,我想起了我許多年前說過的一Pretty renew 呃人句話:

 

什麼是自卑?就是一個人用欣賞別人優點的方式,來欣賞自己的缺點,同時將別人的優點和自己的缺點放在一塊兒,然後繼續欣賞。

 

好的總結,是有方向性的,焦點是放在未來的,而不是去傷害自己去批評自己,一味的這樣做,換來的只不過是消耗和打壓自己的能量而已。

 

還有,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你的允許和認同,沒有人能傷害你!

 

好,我們回到那個追女孩子的年青人那裏,把他的思想焦點放在未來,“如果我下一次遇見喜歡的女孩,怎麼做成功率會更高呢?怎麼做可以更好呢?”,通過這樣Pretty Renew 美容的自我對話不斷的去優化促進自己,這才是最真宗的自省!習慣性自責不叫自省,叫自殘!

 

去開發自我問好問題的能力,一個好的問題,便是一個好的條案。如何開發,方向是什麼?我認為有2點很重要:1,這個問題是可以提升你內在能量的;2,這個問題是可以拉高、拉寬、拉深你思想維度的,比如你站在不同的時間上,你的思想維度便會發生不一樣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