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若無其事的溫暖,可卻擋不住感傷,讓我覺得一生都太過漫長。

昨夜有雨來過,我清晰地記得這不是在做夢,恍惚中曾記得夜裏大雨淋透了憂傷,淩晨醒來陽光卻擋不住感傷,哪怕淡淡的感傷也安然地躺在陽光下一覽無遺。

夜裏從驚慌中醒來的時候才發現不是夢,曾經的畫面卻更加清晰的呈現出來,一切悲傷的、快樂的、難忘的往事都一一地在腦海裏一遍一遍地回放,胃裏翻江倒海,連同心裏也隱隱洗髮沐浴露作痛。暗夜裏,隱隱約約,我仿佛看到了自己離開軀體的靈魂被押到了絞刑架上淩遲處死,我突然十分想念曾經,回眸間,看到了心中柔和的陽光,轉而又狠不下心落寞地把靈魂悄悄收回,才不至於被淩遲處死。

我以為,陽光可以攻克黑暗,灼燒感傷。可是,所有的感傷,似乎在陽光下更容易成活,如萬丈洪流一瀉千里,把我過往單薄的歲月全部牽扯進來。

再美好的東西,原來我們捨不得,可最後還是失去了;再迷戀的時光,原來我們小心翼翼,可最後還是溜走了;再珍貴的回憶,原來我們一天天默念,可最後還是淡忘了;再相愛的人,原來我們彼此纏綿,可最後還是走散了;再光鮮的夢,原來我們捨不得醒來,可最後還是破滅了……所有的一切,都融成了一杯感傷,在陽光下,我細細地品味著,品著過去的歲月,品著將要逝去的時光……

歲月擱淺在天涯,我卻一度熱烈地懷念著過往。

想起過往一切的一切如縹緲的雲煙,不經意間又觸動了落寞的神經,感傷的情結又從靈魂深處如雨後春筍般“蹭蹭蹭”地冒了出來。

似水流年經不起留戀,浮生若夢回不到曾經。我仿若一枚天空中懸浮著的蒲公英,天涯海角,我都不曾站穩過腳跟。我一直都在流浪,可我未曾見過海洋。流浪的那些懵懂而空虛的時光糖尿上眼,吞噬了我美好而安詳的夢,讓我的悲傷放肆地哭和鬧,我卻找不到一個荒涼的場所來將它們逐一流放。那些可愛的時光裏,我一如既往地迷戀著感傷,就連陽光也未曾擋住分毫。

而今,我站走在九月楓葉正紅的路上,看到了我淡淡的感傷,拒絕了所有的歡聲笑語,風吹葉落,一切不安靜的情緒都突然間戛然而止,只單純地留下感傷,隨風、隨葉起起落落……很多往事,我並不想看破,可陽光卻帶著淡淡的感傷刺眼得讓我張開眼睛。

原來我以為我是一個被時光遺忘了的人,可如今在破碎的聲音裏,我卻看到了曾經,是那麼的清晰、是那麼的透徹;我不顧一切耗盡了全身所有的勇氣,才讓我淡淡的感傷衝破黑夜的層層封鎖仿若我久違的朋友三三兩兩地從陽光裏走了出來帶著莫可名狀的笑,細細回味,那笑是苦澀的。

曾經以為,如果微笑著45度角仰望天空,淚水就不會輕易流出眼眶,可沒想到,隱忍到最後,假裝微笑也止不住悲傷,眼淚依舊不爭氣地悄悄潤濕臉龐,漸而狼狽地落地成傷,化為一地碎影在心間久揮不去。慵懶的陽光,擋不住感傷的鋒芒,有那麼一瞬間,我變得手足無措,遺失了魂靈。

曾經以為哪怕有人問起我的悲傷,我也能夠做到寶寶背帶揚起一張快樂的臉龐,想不到,我卻逃不過躲在角落裏黯然神傷;曾經試著用微笑淡忘所有的悲傷,想不到,假裝微笑也只能徒添無謂的哀傷。

陽光若無其事的溫暖讓我無法淡忘感傷,有的傷,淡淡的,在陽光下變得更加隨意自然,卻又痛得那麼讓人刻骨銘心,同時又讓人無可奈何,心中滿是苦澀和不安。我只想默默地承受所有的感傷,就安詳地躺在這柔和的陽光下。

陽光柔和得無以復加,一切都變得順其自然,感傷也順理成章地從陽光的每一個縫隙和時光的每一個棱角裏滲透出來。楓葉正紅,我獨品這一杯過濾好的感傷,就在這溫暖的陽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