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過時光的長廊,細數過往,一種相逢已別離好久。若流年裏的執手,可抵達天涯,那麼我的傾城,一生只為你,淡淡的守著煙火,將我最平凡的日子,撫琴撥弦,彈一曲高山流水,陪雪櫃你笑傲江湖永遠,永遠。

今夜,月朗星稀,與一曲清音相伴,一首韓雪的《想起》,擊中了我心中最柔軟的那根肋骨。回首經年的風景,將一懷眷戀,在淺淺的憂傷裏打開,用我或濃或淡的墨香,渲染一紙素白的情深義重。

在這靜謐的時刻,我不由地愛上了一曲淩亂,曾經相逢相依的畫面,已逐漸模糊成隔世的一幅素描。關於距離,最讓人可怕的,就是會不確定,你是否安好每一天?這個牽念一直縈繞在我心底。始終相信,你是我紅塵裏最深刻的重逢,感謝總是沉默著給予情深。

打開記憶的詩行,一種畫面清新如昔,你如詩歌,詩歌如你;一曲絕唱,從花開唱到花落,一種守候,破繭成蝶。是誰,曾編織了迤邐的夢境?是誰,讓唇間的諾言化成煙雲?是誰,讓翻開的故事積滿厚厚的綠苔?走過年華,走過滄桑,早已知道,花期會過去,你我一場的相逢,只是一場月光傾城;路過的暖,洌豔了我牛熊證比較一生的淡暖清歡,無法給逐漸蒼涼的等待帶來絲絲的暖意。儘管,在秋水一色的路上,我會繼續堅強,繼續陽光,如你的叮嚀:“好好生活,好好工作!”也依然會端坐在時光的最深處,以繾綣之心,在清風裏點墨,搖出一串串柔美的詩聲,但涉水的思念找不到歸屬,我已無心聆聽秋天的呢喃。也許,在搖曳的燈影背後,我的快樂,已經開始冬眠。紅繡添香的日子,終究是一個人的天老地荒。

仰望窗外,一團團的烏雲從四周包圍過來,試圖要吞沒光明,一輪明月,在暗淡中倔強地明亮著。擱置許久的墨蹟,漸漸失去了顏色,但依舊散發著歲月的沉香。我懷抱一曲的眷戀,佇立在無語的天涯裏,無悔。

流年素色,靜守安然,相信終有一瓣心寶寶 用品香渡人間雲雨,終有一束溫暖的目光渡世間的微涼。我,祈禱著春暖花開,在海的那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