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下了決心,到外企打工。老闆是個有著半個新加坡血統中國人,對人總是笑眯眯,談起孔孟儒學,孫子兵法和改革開放政策,搖頭晃腦的頭頭是道。他安排好企業中中方的管理台南機票人員,便回新加坡去了。

回國後的老闆,便一天七八個的電話打來,時間長,內容多,語氣急切,心煩意亂。同一個電話打給各位經理,內容一樣,意思不同。讓你深感受其信任,又覺得前途莫測,進而爭鬥逞強……

老闆是“大人者,言不必果,信為何物?”說給你加薪水,你千萬莫當真,去追問;你接了他的電話,按他的意思辦了,不出幾天,他便打來越洋電話質問:“誰叫你這麼辦的?現在怎麼辦?你有沒有好辦法重新辦回來?”不把你弄瘋不算數。

他要你去注意某某部門經理某某員工,你受寵若驚屁顛顛的去辦了,又神神秘秘的去給他彙報。直到被彙報的人,被莫須有的炒魷魚或被迫辭職;你又被別人神神秘秘的彙報調探索四十學習研修查,最後被炒魷魚……

最後,中方的雇員們都知道了:當老闆給你加工作,細聲輕氣的誇獎你的工作時,你就應當離去了。外國的月亮雖圓,但不溫柔。

A經理B經理C助理D領班,一一以這種方法離開了,大部份員工也裁掉了。老闆又打來越洋電話,命人貼出招聘啟事。

走時,大家都前嫌盡釋,以酒相敬。相約不要忘了,這段緣分,這份打工情……

我是在該企業開業一周年之際,接到老闆電話的。

老闆輕聲細氣的說:“我一直欣賞你的工作能力,你的部門現在暫時與某某部門合併,你的薪水和辦公室不變。”

未等他表演完,我便大聲的謔笑著搶Pretty Renew 退錢先道:“不用啦!某某先生,我昨天就決定辭職了。”然後,輕輕放下電話。

我邊收拾自己的東西,邊環顧伴隨自己渡過半年的辦公室,一股巨大解脫後的輕鬆和愉悅,注滿全身……

夢,醒時最美麗!